Suntuubi-palvelussa käytetään evästeitä. Palvelua käyttämällä hyväksyt evästeiden käytön. Lue lisää. OK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1234

RSS

 把鄉愁埋在樹根下
18.10.2018 06:01

那草不綠,花未開,天空的雲朵不落淚。我有什麼理由用華麗的謊言,去欺騙你,相約一場最美的遇見。真的不忍心讓你將大好光陰都浪費在來的路上。真的不願你的一腔熱血會因我的虛榮,而心灰意冷,從此不再一往情深。風起的時候我帶著牽掛想你,草深的時候,我在花海裏等你。來吧,在這個熱浪搖擺的日子裏,不要失約了這一場繁華的盛宴,因為我的草原終是沒有辜負七月的柔情,已經綻放成你憧憬的模樣。

這已是夏深似海的季節,為何才見初綠?我的大草原就是這樣的令人捉摸不透。既有念念不忘的風土人情,又有看不透的風花雪月。那綠不經意間已經鋪天蓋地,綠的蓬勃,綠的蒼翠,是那樣的猝不及防,卻又是如此的款款深情。一碧千裏的草原,茫茫蒼蒼了幾度春秋。繾綣了誰的相思,又纏綿了誰的人生?一場又一場的夏雨,潤開了百花的心扉,可勁的綻放。寵溺了小草的任性,不住的瘋長。一望無際的大草原,那濃密的綠色如絲綢般柔潤而光滑,在風中微漾。那是詩人筆下萬馬奔騰的綠,是千年歲月發酵的綠。

花兒們在綠草地開的嬌豔欲滴,像是沐浴後的少女,朵朵水靈靈、清透透、柔嫩嫩,散著淡淡的芳香,醉了蔚藍的天空,也醉了山河小溪。一座座氈包,似白蓮花盛開,又像是綠錦鋪地時最好的留白。炊煙嫋嫋,蘊含無限的生命力。成群的牛羊安閒地吃著青草,漫步在貢格爾大草原上親子活動。幾匹駿馬在大草原上飛奔而過。偶爾有雄鷹在天空盤旋,霸氣的不容置疑。這詩情的世界,草原這幅天禪之畫,竟然就這樣被大自然信手勾勒出來,真是讓人如醉如癡。

草原之美於婀娜、美於遼闊,是色彩,是自由,是奔放,是寧靜,是愛……朋友說,只有萍水相逢的過客,才能寫出與眾不同,更加蝕骨的美麗。這份草原情結,如同開在雪山之巔的那朵藍蓮花,聖潔、優雅、高貴、靜美之中,似乎又帶一絲無法言說的悲涼與蒼寂。沿曲折蜿蜒的牧道,沿舒緩悠揚的馬頭琴音,穿過歲月的河流,穿越歷史的煙塵,讓人心馳神往,魂牽夢縈。可有誰知道,有多少故鄉人,還未提筆,草原就已經成了靈魂深處一首無字的歌。又有多少離家在外的人,還未開言,就已未語淚先流。亦如蒙古長調帶著蒼茫的空靈成為永世的絕唱。

我的大草原,它已蒼老的不再年輕,它記不住你離去的背影,卻永遠都不會忘記你來時的微笑。阿媽的奶茶裏始終放著遊子的童年,父親的馬背上總是離不開思念的柔情,姑娘的蒙繡裏藏著愛你的羞澀,小夥的馬鞭上甩出了英雄的氣魄。草原啊草原,比天空還遼闊的大草原,比頌歌還雄壯的大草原,比母親還母親的大草原,不是所有來過的人都會把你牽掛,也不是所有離開的人都會將你忘記。你有歷史的輝煌,也有繁榮時的憂傷。

雪小禪的霸州,驚天動地。有誰知我的大草原何嘗不是驚心動魄。這裏的民族依舊保留著淳樸的民風,依舊傳承著古老的蒙元文化。奇顏的思想與精神依然在牧民的血脈裏流淌,依存。傾聽歲月的回音,追尋歷史的足跡,弘吉剌•特薛禪的故事一直流傳在貢格爾草原上。是那樣的刻骨銘心,又是那樣的如影隨形。

成吉思汗九歲時,也速亥帶他去他母親的娘家,想向他的母方親族聘娶姑娘。當走到千裏之外的扯克徹兒山與赤忽兒古山之間時遇見了翁吉剌惕部人德•薛禪 。並與薛禪女兒孛兒貼定了親。在成吉思汗十八歲時,也就是在他窮途末路的時候,薛禪堅守自己的承諾,毅然決然的將女兒嫁給了他。言出必行的風範和彼此的信賴與忠貞最終使得成吉思汗和孛兒帖兀真走到了一起脫毛優惠,從而留下了千古佳話 。後來弘吉剌•特薛禪在戰爭中為成吉思汗立下了汗馬功勞,再後來就定居在了貢格爾草原。這就是蒙元文化的精髓所在,一諾千金。多少淒美而悲壯的故事在我的大草原繁衍生息。如今,不管我們如何揮霍著她的情感,她都會用博大的胸懷,原諒和接納著我們。用她無私的愛撫慰著一顆又一顆孤寂而落寞的心。我的大草原只要你來過就不會忘記她的模樣,就會永記她的恩情。我們不必為了去不了西藏而傷神,我貢格爾草原美麗的傳說,也是讓你必去的詩和遠方。

讀過千遍的草原,唯有詩人阿紫的草原讓我觸目驚心,淚水潸然。她的草原是皮膚乾裂的蒙古味,是唱著長調的敕勒歌,是沾滿草沫的風景,呼喚烈馬,呼喚羊群,這是她如夢似幻的草原。而我的大草原是實實在在的萬種風情,是不可踐踏的民族雄魂,是水草豐美的寧靜祥和,是念念不忘的鄉愁。他拖著年邁的身體,攜著妻兒,從不遠千裏的北方,來到草原。那天剛好是八一建軍節。

四十年前他在這裏當過兵, 而如今他不顧夏日的炎熱來到草原 MD senses 好唔好,只為看一看曾經他生活過的地方,看看他日思夜想的第二故鄉。曾經這裏流過他的汗水,有過青春的夢想,十年的軍旅生涯都是在草原度過。歸心似箭,只為想聞一聞草原的花香,摸一摸跪乳的羔羊,聽一聽河水的吟唱,看一看駿馬的馳騁,坐一坐勒勒車在天邊遊蕩。多想再喝一碗老阿媽親手熬的奶茶,那是溫暖他一輩子的乳香。站在這片遼闊的土地上,捧起西拉沐淪河的水,他老淚縱橫。因為,他不知道在未來的歲月裏,還能否有機會再回到他魂牽夢繞的大草原,和風拉拉家常。別讓我月下孤單得想,喝下這壺酒,夢在你身旁,我的心已飛回遙遠的故鄉。

看過很多拍攝草原的圖片,唯有他的攝影透著淡淡的思念和溫柔。每一張圖片都飽含著深情和感動。千絲萬縷盡在不言中,這是一個用愛和靈魂攝影的人。在他的眼裏草原的一草一木都是風景, 一山一水都有故事,一花一葉都在傳情。依舊是一個北方的男人,一樣有著放不下的牽絆,一樣有著思鄉的情結。隨著轟轟烈烈的上山下鄉,他也被下放到了草原,在這裏一呆就是三年,三年艱苦的知青生活雖然短暫,卻給他留下了難以忘懷的記憶。沒想到從此一別就是四十三年的光陰。這期間,他先後九十多次往返草原,用他手中的鏡頭,用美妙的光影,記錄下“第二故鄉”的四季美景。此時,草原在他的心裏已經不光是風景,而是一抹揮之不去的鄉愁。今有雪,因為喜歡草原的雪,那是一輩子都放不下的情緣。我的大草原,在愛她的人心裏,不僅是風景,更是一份蝕骨的鄉思。

是誰把鄉愁釀成了一壺酒,捧在手中盡是憂傷。那無邊的思念化作了我的淚,未曾喝下,已濕了衣裳。是誰把月亮掛在樹上,看在眼裏幾多惆悵,那濃濃的鄉愁送來鄉音,帶著溫暖,又響在耳旁……我的大草原,你是文化的經典,你依舊善良不改初衷,所以才會讓人流連忘返。我的大草原,如果有一天我再也拿不動筆,記下你美麗的容顏,就請把我的那枚鄉愁深深埋在草根下就好!


Kommentoi



 秋蟬一鳴響徹天
18.10.2018 05:55

“蟬聲未發前,已自感流年”。在這木落時來,花發時歸的秋天,喜歡靠窗臨坐,看星月先行,重陽節裏話朝暮,傾聽新雁三兩聲,碧雲天何處,黃葉地眼前,正所謂,秋思霜氣,孤鴻最先。有了雨,秋便開始纏纏綿綿。

不知秋為何事,只覺曉風微寒,那是童年的事,昨夜的夢,在舞動星月的眼,有淚,是雨天。

夢中事,夢中人,在天邊也在近前,全無中庭擾三更,玩心太重,哪知松枝下,楊樹旁,父母愛在天地間,棉生暖,不知歲已寒。

念去去,煙波萬裏,不覺山色開鏡,晨光照眼,只覺銀燈生暗,夜慢,葉飛殘夢,也隨風,悠悠故園顯寂靜,於是午尋蟬鳴,遠不見形,近可聽聲,這悠然,這恬淡,全仰千年古榕,根仍固,枝仍展,葉仍鮮,默默故園留此聲。

一種守護,一種眷戀,一年四季風搖不動,雨趕不走,若不怨,怎會覺苦,況有翠竹如圖,何懼勁風危露,動葉驚神,聲聲氣勻,陣陣鳴響似古箏,何為懂?傾聽一陣蟬鳴,流水山高,地北天南,一處秋蟬鳴響天,莫問故人身居何處,可能蒼海外,可能雲際間。


Kommentoi



 迷失在那年華里
30.09.2018 05:52

故事走過紅塵,留下一路斑駁無數。曾經纏綿的煙雨散落天涯,是離愁,是感慨,終不過是一隅繁華,一紙書畫。

思緒的步伐,倚靠在記憶未老的左岸。早已散去的浪花,拍打著淺淺的痕跡,留下一頁無聲的畫面,見證花開花落的結局。

歲月匆忙,不經意地刹那間便已走得很遠,給予我的似乎永遠都只有陌生,從不沾染一絲熟悉的味道。一路走來,我還是一個人背負著悲歡離合,陪伴我的仍然還是這清淺的時光。

其實我很清楚,歲月前進的路途,像一陣清風劃過般,總是那麼悄無聲息。當風居住在某處的瞬間,總會錯落那麼一些美好的畫面,時不時的出現在我遙望的眼前,一如我們的故事,我們的年華。

孤單的身影,徘徊在不眠的深夜。悠悠風聲傳來一陣寒涼,是誰的感慨染透了夜的序章。是誰的思念透過月夜的黑白,掀起了我們曾經的故事。藏在心底深處的記憶,像綻放的煙花般彌漫了整個夜空。

多少兒女情長的執著,多少風華絕代的以往,拼湊成如今模糊的畫面,搖晃在潮濕的眼眸裏。數不盡的這些零碎畫面,就像春日的細雨,慢慢纏繞成一顆透明的水滴,想要捏在手裏緊緊地握住再也不放手,卻怎麼也擋不住它化水而逝的結局。

滾滾紅塵,三千弱水。誰把思念給了你,而你又把思念給了誰。緣分的聚散無常,人世的是是非非,終究還是延續了現實的諸多無奈,讓人看不到明天。這是一種頓悟,還是一種感慨,總是那麼讓人難言。

輕輕翻開記憶的畫冊,細品著一段段前塵往事,恍惚間似乎我又看見了熟悉的臉龐,還有曾經的笑容,是那麼的楚楚動人,那麼的天真無邪,總是那麼讓人癡醉,只是很無奈,這如夢幻般的泡影,在刹那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曾經的我,總想著把你寫進畫中偷偷的留念,而我卻總是來不及挽留住匆忙的時光,以至於你熟悉的身影留在了心裏深處生了根,卻永遠都不會發芽

夜空寂靜,星光點點。記憶總是在孤獨中漂泊。隨著風聲陣陣搖曳在蒼白的宣紙上,釋放著段段鉛華,這是時光縫隙中滴漏下來的碎片,化為墨水凝聚成滄桑的詩篇,醞釀出一頁頁唯美的畫卷。

歲月纖塵,時光清淺。年華一度一回首,卻再也不見當年人。是誰的故事,背負著太多記憶的蒼白,把一道道燦漫煙花,葬在兩兩相望的天涯。從而湮滅了多少年輕的笑容,還有那迷人的花香。

記憶總是被流年一點點的湮滅,腦海裏熟悉的身影就像被橡皮擦來回地擦拭般,由清晰慢慢變得模糊起來。當故事的色彩被時間塗成黑白中學收生,思念不再依偎在你的窗前,記憶再也無蹤可尋。是否,彼岸花開的時候,會綻放你從時光消失的印記,將思念折疊,迎來回憶的初潮。

或許,回憶的思緒總是有點淩亂,在心間醞釀了許久才開始蔓延。帶著些許感慨,還有長長的歎息,安然的走入這行沉睡的世界。

秋天的夜,還是一如既往的深沉,安靜得不沾染一絲喧囂的氣息,這沉寂的色調有點浪漫,有些孤單。我用雙手托起夜的空白,感受晚風滑過指尖的微涼,這是我熟識的格調,它將靈魂輕輕地飄進隔夜的夢鄉。多少燭光燃盡了回憶,滴落在思念兩旁,多少流年似水,洗禮著我們留下的痕跡,最後成為我們夢裏的依稀。

倘若,記憶是尋找曾經的一支筆,可為何,每當我想要把故事寫下時,卻總是不能讓我如願,似乎早就忘記了開始和結局。當故事愈發變得模糊,再也無法清晰看到來時的痕跡商標註冊。於是,我們就這樣淪為了所謂的時光過客,無奈的看著歲月的身影從身旁掠過。最後,僅剩一些零散的畫面沉澱在我們夢裏,讓人看不全也醒不來。

當回憶從沉眠的夢中醒來,世間之事便恍如隔世般,仿佛時光一下就來回穿梭了幾千個年頭,讓人很是措手不及,而年華依然還是堅決地洗去了所有的歲月塵埃,把僅剩的一些零碎的畫面,斷斷續續地消失在記憶的落紅裏,卻從不曾留下一絲依稀可供緬懷的線索。

也許時光也曾留給我們諸多痕跡,一如,臉上深深淺淺的皺紋,這就是歲月刻下它來過的印記,也是經歷誕生的模樣。一如,那總在無意間,就突然閃現的一些似曾相識的畫面,也許這就是它留給我我們思索的痕跡,只是我們從來不知道。它就深藏在時光的夾層中,待到某個特定的時間,特別的場景時,這些畫面就會像夜裏的星空般,用星星點點的餘光垂入眼簾,讓我們隱約的看見匆匆的那些年。

我知道,歲月終究還是無情的。關於那走失的年華,錯落的芳華,就如同遺書煙花通渠公司,消失在纏繞的記憶裏。僅餘下一場驚豔的瞬間,迷離這無數流連忘返的人。當五彩斑斕的煙花消散在黑暗的夜空,於是,整個世界回歸了平靜,僅留下故事的插曲,繼續演繹著現實中的擦肩而過。

難道這便是常說的人生如戲,可戲裏又可曾如人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就習慣了這種孤單清冷的日子,喜歡拽著時間的尾巴,努力的回憶。終於明白了記憶是一種念想,思念卻是一種感受,不冷也不熱,帶著一絲淡然的情懷在腦海中擴散。原來,此去經年,花開花落的瞬間,讓我們想起的總是昨天。

可我還是忍不住把昨天擁抱,即使,目光沾滿了潮濕的味道。也依然迷戀故事的美好,即便迷失在年華裏,更換了記憶裏的所有色彩,也甘願就這麼安靜的思索,不畏紅塵聚散,不為江湖已遠,只為留住那一份情愫,一點感動。

於是,思緒就這麼跟著長風緩緩走過,越來越遠,越來模糊。不到一盞茶的功夫,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原點,此番紅塵,再也無你。

我把思念排成了案,擋住了憶起的時刻,留住了捺撇驚鴻,卻始終無法留不住你。

有你的那些年華,如詩如畫。只是我們早已忘了繁華,斷了天涯。


( Päivitetty: 30.09.2018 06:40 )

Kommentoi



 一生珍藏的故事
30.09.2018 05:45

又一次走進了那個叫圖書館的屋子,空蕩蕩的,可是很安靜,靜得不敢發出一點多餘的聲音。就這樣漫不經心的走著,三三兩兩錯亂的桌椅,幾個休息散落的學生,自習室被占滿的座位,沉澱的是一顆顆平靜的心。視線不自覺的向裏面掃去,從前常去的位置還空著嗎?

書架上整齊排列的書冊,新的舊的,很好奇都有些什麼樣的人看過,無意間藏著的標記會有人看到嗎?一場簡單美好的邂逅會發生嗎?我不是來看書的,來到這裏只是個意外,卻有意想不到的美好。想著這麼多的書,即使全部看完,記得的又會有多少。偶爾的翻開一頁,逐字地讀,仔細卻忘的很快,書頁上斑駁的條紋,像是雨滴劃過行駛的列車一樣綿長,惆悵。


我喜歡書,卻不喜歡讀書。那一份質樸的感覺讓我有種久違的平靜,內容對我來說只是多餘的,因為我有自己的故事。曾經那麼喜歡的一本書,找了便丟,丟了又找,可惜最後還是不見了,很徹底,只是偶爾閑來無事會想起,它早已不是我的了。書只有是自己的才有味道,真正的喜歡是不會放手的。一直喜歡一本書也許會很單調,但當它的封面上刻印你的名字時,它便是屬於你的獨一無二,不是獨一無二的便是可有可無的,那特別的存在會給你與眾不同的感覺,也正因為如此你才會喜歡的不想放手。當有一天你明知道它的存在,可是卻不敢輕易去觸碰,不敢確定自己是以什麼樣的感情去打開它,自己有這樣的資格嗎?再深刻的印記可能也會被抹去,重新寫上另一個人的名字,存在卻不屬於你。以前也許是因為喜歡才想去一遍一遍地去看它,記到心裏,感覺空空的心被填滿。


可是時間會過,感覺會淡,慢慢的讓你不再想起,變得不在意,曾經那喜歡時的真摯,那走進心底的暖意好像從來不屬於自己過。從那時起,一切便淡得毫無波瀾,可有可無,匆匆略過。你現在喜歡的東西,以後會不會變得不喜歡呢,正如以前那麼討厭的到現在卻變得喜歡。

有時候會害怕出去,走在路上感覺自己很空,微小的什麼都不是,像一本書,隨意地被書寫,修改,丟棄,感情是否會變得空洞,破爛不堪。在自己狹小的空間裏掙扎,或在積滿灰塵陰暗的角落裏獨自褪去蒼白的文字,無力卻又平靜。我會擁有怎樣的它,不舍得去讀卻想一生珍藏,將自己和它的故事交織,昇華,歸於平靜。


Kommentoi



 父親總是閒不住
14.09.2018 06:54

去年冬天母親出家門時摔了一跤,右胳膊肘擦傷,幸無大礙。母親說是父親絆她,說昨晚父親托夢,埋怨鞋不跟腳。母親嘟囔,這是讓給他買鞋呀。據母親講,父親走時給他買的鞋可能號碼不對,有點大。母親讓二哥去縣城比著父親生前的鞋號買了雙新鞋,去墳前燒了。母親說那以後再沒作夢,估計他是收著新鞋了。我聽後心裏一陣發酸,父親在那邊還是那麼忙碌?

父親在世時,母親總埋怨他穿鞋費。別人一雙鞋能穿兩年三年,父親一雙新鞋一年不到就穿出了窟窿。印象中母親夜晚經常點燈為父親補鞋,父親的鞋子總是綴滿了補丁。父親對鞋要求很高,他經常說鞋要緊的是要合腳、跟腳。 參加工作後曾經給父親買過皮鞋,但父親試了試,說太沉,不跟腳,就放下了,再沒穿過。父親一直喜歡的是解放膠鞋,輕便,跟腳,走路幹活都方便。記憶中父親總是在忙,腳步不停地在山上、村裏忙碌。腦海中存留最多的鏡頭就是父親扛鍁荷鋤匆匆行走的身影。父親是用腳丈量土地,父親的心氣、力氣都通過那一雙雙鞋子傳導到故鄉的土地。

父親年輕時就是村幹部,從生產隊長幹到大隊支書,總是幹在前頭痔瘡治療推薦,出盡了力氣。他自己常說幹部就是要先幹一步,你帶頭幹人家才能跟著幹。整大寨田時開山劈石,父親就是石匠,輪錘劈石,鑿眼放炮,一個冬天下來要磨爛幾雙鞋。修水庫、蓋倉庫,父親就是瓦匠,壘壩砌牆,大工小工,父親都是公認的好手。農田裏的活計就更不在話下,犁翻耪鋤,耕種收揚,除了不會開拖拉機,樣樣都幹得大家心服口服。都說父親身體好、身板壯,其實父親是幹活不惜力氣。割麥時一般十分正勞力一次割五壟,父親總是再捎幾壟,割七壟八壟,而且總是把別人落出大半截。推車送糞運土,父親車筐總是堆得冒尖,一拍再拍,一車總能超出別人大半車,就這樣父親推起車子仍舊是走在最前頭的頭車。上坡別人要歇幾歇,父親不到集體休息時間從不歇氣。直到七十多歲時,父親推起小車仍舊腳底生風,村裏年輕人難有比得過的。父親身高腿長,走路、幹活都快。和他一起走路,總也跟不上他的步伐。和他一起幹活更累,拖得你既累又緊張,只能咬牙堅持。

從我記事時起,父親總是天不亮便扛著鐵鍁上山了。大隊有四個生產隊,各隊土地分散在不同的山坡上。別人上山前父親已經各個山頭地塊轉了一圈,墒情苗情已經摸得一清二楚。夏收秋種,哪個隊的麥子熟了,哪個隊的棒子該收了,哪塊地缺施什麼肥,哪片地該澆水了,哪條水壩該修補了,哪片山嵐樹該補栽了,全在父親的腦子裏。村裏山山水水,溝溝坎坎,每一寸土地都留下了父親的腳印,都浸透著父親的心血汗水。

父親勞碌一輩子,卻從未聽他喊累。村南河道發大水時,父親幾天幾夜在大壩上忙碌,水情解除後別人休息了他又領著人去村西泊地排澇。冬天整地會戰、春天修渠挖河、三夏三秋會戰珍珍薯片,父親經常晝夜連軸轉。每天再累、忙到再晚,第二天照舊一早起來上山。小時候和父親幾天見不著面是常事。到了晚年,村裏劃歸開發區,土地沒有了,父親仍舊閒不住。自己推上小車,帶上鍁钁瞅空開荒。東溝種幾瓏地瓜,西坡種一片花生,南河沿兒種幾壟芋頭。勸他歇歇別累著,他說閑著也是閑著,人有閑壞的哪有累壞的。上邊不讓開荒了,父親就天天往自家菜園跑。一遍一遍地翻耕整理,精種細作。三四分地的菜園調理得花園一樣,色彩斑斕,生機盎然。一樣的菜種,一樣地播種,父親種的菜總比別人長勢好。每次我回家,早上還沒起床,父親已經到菜園裏忙活一圈,澆水捉蟲除草,采回一筐帶著露珠的新菜。半截褲腿和腳上的鞋子都打濕了,鞋面上沾滿了黑黑的一層濕土。

父親大半輩子沒有離開過村裏。那年好不容易做通工作隨出差河南的大哥來到我家,滿以為可以讓他多住些日子,好好歇歇。結果只待了一個下午,讓四歲的女兒領他在宿舍院裏轉了一圈兒,又去女兒的幼稚園看了看,晚上我下班一回來就催我買火車票第二天回去。我說千里迢迢來了,好歹再住幾天,我陪你逛逛。父親堅決不依,說家裏來時剛下過雨,東山上花生地再不鋤草就長瘋了,來看看知道你這兒什麼樣就行了。要我必須趕快去買車票,我要不買他就自己去車站。我知道父親的脾氣,只得依他。父親回家後母親和鄰里鄉親都很吃驚,母親很生氣,數落他,瞭解的知道你是坐不住,不知道的還以為兒子不孝順呢。父親不吭聲,放下行李,扛起鋤頭就去東山鋤地拔草。

晚年父親小腦萎縮,走路困難,但仍舊坐不住。父親幹了一輩子村幹部 md senses 試做 ,孩子們的事情從不過問,這時心思開始細膩起來。二哥家裏開著小商店,父親一直叮囑注意安全,每天一早一晚必要顫顫巍巍走到村北二哥家看一看,確認安然無事才會放心。孩子們回來看他,臨走時哪怕別人挽扶著也要送到村口,看著車走遠了才轉身腳步蹣跚地踱回家。

父親離世前兩個月一直昏迷,躺在床上不能下地。偶爾有意識,腳趾會動一動。看到父親沒有穿鞋的腳我的眼晴濕潤了,腳底厚厚的一層硬繭,大腳趾已經有些變形,趾甲也都硬化變厚變灰。這兩只腳板該是承受了多少磨礪、多少重壓,現在可以歇一歇了,勞碌奔波一生的父親也該歇一歇了。

按母親的說法,父親在那邊還是閒不住。只是不知道那雙新買的鞋子父親是不是真能收到,不知道父親穿上是不是跟腳?


Kommentoi


©2018 Missed love and love - suntuubi.com